中國農民的愛情:把亡妻綁背上載她回家

查看2106次 評論0條 時間:2010-09-17


    英國《每日電訊報》刊登了一組圖片,記錄下中國抗震救災過程中的一個個感人瞬間。在一張圖片上,一個在地震中痛失妻子的男子飽含深情,不忍將亡妻棄之野外,將其身體與自己綁在一起,用摩托車載著她前往當地的太平間。在極大悲痛的折磨中,他努力要給妻子些許死后的尊嚴。英國媒體稱,這是大毀滅后存在的人性象征。無數網友為這個男子的舉動感動落淚。有網友對他的一往情深感佩至深而賦詩,“娶妻入門背進門,同命相憐送君塵。欲哭無淚心流血,單車無助送歸程。”

    大地震過去一個多月了,吳家方還是反復做一個夢,夢見把妻子石華瓊緊緊綁在自己背上,發動了摩托車。他一次次在夢中醒來,凄冷月光下,他看著妻子的新墳,覺得妻子也在看著他。 

    2008年5月14日,吳家方騎摩托車從漢旺鎮把妻子接回家,那張名為《給妻子最后的尊嚴》的照片,那對摩托車上綁在一起的生死不離的夫妻,深深感動了世界。

    吳家方家住四川省綿竹市興隆鎮廣平村三組,記者輾轉找到他時,差點認不出來他。跟照片上相比,一個月來,吳家方黑瘦了很多,兩腮深深塌陷下去,憔悴不堪,沒有變的,是痛徹心肺的眼神。 

    他的家在地震中變成危房,不能住了,他和兒子在房前搭了一個棚子,記者找到他時,正下著大雨,雨點啪啪打在棚頂上,他掏出結婚證給記者看,結婚證邊角已有些磨損,但依舊紅彤彤的,他和石華瓊是1986年4月25日結婚的。 

    22年前,吳家方騎著自行車把新娘石華瓊載回家,石華瓊雙手緊緊摟住他的腰,臉貼在他的背上。他至今還記得那一天她溫熱的手,淺淺的笑。那一年,他22歲,她21歲。 

    從漢旺到興隆,這段路夫妻倆不知走過多少回,先是騎自行車,后來騎摩托車,每次妻子都雙手緊緊摟住丈夫的腰,臉貼在丈夫的背上。 

    石華瓊嬌小俏麗,有些近視,經常戴一副眼鏡,看起來像個教師--吳家方從枕頭下面摸著一個信封,里面裝的全是石華瓊的照片,他一張張拿給記者看,更多時候是自己在看。吳家方在建筑工地打工,砌磚,有一雙很大的手,現在,這雙手瘦得皮包骨,青筋像蚯蚓一樣凸顯。 

    看得出來,石華瓊喜歡照相,很愛打扮。吳家方說:“石華瓊跟一般婦女不一樣,她出門要打扮,在家里也要打扮。” 

    22年前,吳家方與石華瓊在漢旺鎮東汽測試樓工地上打工時認識,吳家方說,當時他很窮,石華瓊“看上的是我這個人”。 

    時至今日,吳家的經濟條件仍然一般,村里很多人蓋了樓房,他們家還住在平房里,吳家方說,石華瓊嫁給他以后,從來沒有后悔過。他不讓妻子出去打工,夫妻倆難免吵吵架,每次都是丈夫讓著妻子,“她在娘家時,她的爸媽就慣著她,我也慣著她,從來就沒讓她吃過苦。” 

    石華瓊喜歡種花,院子里,鮮花燦爛綻放,還有一棵梨樹,他們婚后第三年從石華瓊娘家移栽過來的,現在已掛滿了嬰兒拳頭大小的梨子。 

    這疊照片里,只有一張照片是吳家方的,他坐在自家院子的一棵花樹下,穿著毛線背心,頭發梳得整整齊齊,手里夾著一根煙,笑得很開心。在地震發生之前,他是一個雖然清貧然而無比幸福的男子,但是,這一切被地震改變了。坐在記者面前的吳家方,是一個失魂落魄的男子,他穿著一件污濁的西裝,腋下裂開一個大口子,卻再也沒有一雙溫柔的手替他縫補。 

    5月12日那天中午,吳家方從工地回來,妻子已炒好幾個小菜。飯后,石華瓊說下午去漢旺鎮上給手機充費,她開始洗頭、打摩絲,在鏡子前照了又照。吳家方開摩托車把妻子載到去漢旺鎮的路上,一輛班車開過來,妻子上了車,對丈夫說:“你做活的時候把細點!”丈夫對妻子說:“你早點回來!” 

    這是夫妻倆的最后一次對話。再次相見時,已是陰陽相隔。“她要是不去漢旺就好了,她要是早點回家就好了……”吳家方一遍遍說,看著照片上笑容燦爛的妻子。 

    大地震發生那一刻,吳家方正在離家不遠的旌湖水泥廠廠房內,他發瘋般騎上摩托車趕回家,兒子驚惶地站在院子里,妻子卻沒回家。他又發瘋一般騎著摩托車沖上了去漢旺鎮的路。離漢旺鎮越近,倒塌的房屋越多,到了鎮上,遍地瓦礫,塵煙蔽日,無數人驚叫著朝鎮外跑,吳家方逆著人流到了鎮上的電信營業廳,營業廳沒有倒塌,但石華瓊不在里面。 

    吳家方又朝石華瓊到鎮上最愛去的一家茶樓趕去,這家四層樓高的茶樓在漢旺公區醫院旁,已經塌成一片廢墟。吳家方爬上廢墟,大聲呼喊著石華瓊的名字,一遍又一遍,卻沒有人答應。他希望妻子不在這里,但又不敢離開,他擔心妻子就在廢墟中的某一處等著他,等著丈夫把她救出來。 

    來回尋找幾遍后,吳家方透過兩塊預制板之間的夾縫,看到了自己的妻子--穿著黑色T恤和牛仔褲、染黃的頭發上扎著一個紅色發夾的妻子,她背對著他,倒在一扇門后,后腦勺上壓著一塊預制板…… 

    吳家方鉆進夾縫,把妻子抱在懷中,妻子的身子正在慢慢變冷,他搖晃著妻子,大聲喊她的名字,妻子還是沒有回答,他漸漸大哭起來,他想把妻子從夾縫中拉出去,夾縫太窄。他爬出來,正好碰到自己的侄子,兩人找到一段電線,纏在預制板上,硬把夾縫拉開一個大口子,他又跳下去,托起石華瓊的身子,侄兒在上面拉,終于,她被拉出來了。 

    他把妻子放在廢墟最高的一塊預制板上,跌跌撞撞跑到公區醫院,找來醫生,但醫生觀察后說,石華瓊已經遇難,致命傷,是壓在后腦的那塊預制板…… 

    吳家方不記得那一天自己是怎么回家的,晚上,在家里,他翻開衣柜,里面都是他給妻子買的衣服,他選了一件石華瓊最喜歡的桃紅色的羽絨衣。13日,大雨傾盆,無法出門,他和兒子搭了一個棚子。14日,天晴了,早上5點,他找了幾個親戚,騎著四輛摩托車去漢旺,接妻子回家。剛到漢旺,他們被攔了回來,說是上面堰塞湖可能潰堤,洪水馬上就沖下來了。親戚們回去了,他一直等在警戒線外,直到下午,洪水還沒來,他騎著摩托車進了漢旺鎮。 



本文共有 0 篇評論 | 打印文章 | 關閉頁面 發表評論

用戶名稱:     用戶密碼:
評論內容:
    
   

關于我們 | 隱私保護 | 交友須知 | 聯系我們 | 友情鏈接 | 舉報中心 | 站點地圖
愛在蓉城成都交友網版權所有 © 2007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
蜀ICP備06002456號 LORVA
GPK钱龙捕鱼打法